少年寻生母做亲子鉴定 成绩优异却无法参加中考

  小恒与父亲熊兴恒现在租住在福州晋安区桂山村一个出租屋里,记者看到,屋里的一面墙上,挂满了“三好学生”、“优秀学生干部”等奖状。”涂方梅说,她和现任丈夫都担心,一旦来福州,熊兴恒和小恒便会让她留下来生活,到时她便难以抉择。

  2岁时母亲出走,他与父亲在榕相依为命,一直没户口;现在,母亲在重庆拒做亲子鉴定帮落户,他虽成绩优异,却无法报名参加中考。长大的小恒不期盼能有个完整的家,只希望母亲能帮他一回。

  脸上总是挂满笑容,课桌上整理得整整齐齐,爱和同学打闹成一片……初次见到在福州教育学院二附中初三年段就读的小恒(化名),记者很难将他和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联系在一起。

  小恒2岁那年,妈妈独自回了重庆老家后,自此他们再也没见过面。虽然一直和父亲一起生活,可小恒很乐观,学习成绩也很好。就快要到中考报名时间了,由于户口问题,小恒无法报名。着急的父亲想将小恒的户口落到老家四川广安,可当地公安部门规定,需要父母与小恒一起做亲子鉴定后才能落户。令人不解的是,母亲用各种理由拒绝这个简单的请求。

  成绩优异性格好 说起母亲却黯然

  小恒班主任陈老师说,小恒的成绩很不错,在班上排名数一数二,他写的文章还获过奖,在作文选上发表过。同学们告诉记者,小恒平时很爱笑,虽然个子小,但打扫卫生非常积极,平时喜欢和大家打闹成一片。

  小恒与父亲熊兴恒现在租住在福州晋安区桂山村一个出租屋里,记者看到,屋里的一面墙上,挂满了“三好学生”、“优秀学生干部”等奖状。和记者闲聊时,莫言、霍达,甚至是加西亚·马尔克斯,不断从小恒嘴里蹦出来。可当记者提到他妈妈时,小恒突然不说话了,眼神也开始变得黯淡起来。

  沉默了一会儿,小恒缓缓地说,虽然父亲也常会指着家里的相册告诉自己,照片上抱着他拍照的就是妈妈,“但我不爱看,所以也描述不出她长什么样,对妈妈没有任何印象。”小恒说,他从来不知道一家人一起吃饭是什么滋味,更不知道被妈妈拥抱的感觉。

  父母美丽的邂逅 可无法相守一生

  说起和小恒的母亲涂方梅结识的过程,熊兴恒说那是一场美丽的邂逅:1997年春节,两人乘坐火车回老家时,相邻而坐。几十个小时后,涂方梅就跟着熊兴恒回家过年了。“那时候她说自己刚离婚,生活不幸。”熊兴恒说。

  2000年初,由于家里缺钱,小恒在福州晋安区塔头路上的一家私人诊所出生。两年后,涂方梅独自离去。这时,熊兴恒才知道这个始终没和自己领结婚证的“妻子”,并未和丈夫离婚,此时对方找上门,让涂方梅必须回重庆。从那一别后,父子俩就再也没见过她。

  小恒出生后,熊兴恒也回老家打听过落户的事。由于工作忙,户籍问题一直拖着。去年,得知孩子没有户口就无法参加中考,熊兴恒急了,多次跑回四川老家办理,但始终不能如愿。熊兴恒说,那时不知道孩子上户口需要出生证,所以没有让诊所出具,等意识到落户需要用到这张证明时,诊所已经改头换面了。此后的十多年间,原本开诊所的场所,租户已经换了好几拨,如今变成了一家汽车修理厂。

  庆幸的是,桂后小学(如今已合并至晋安区第六中心小学)老师和晋安区教育主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得知小恒的情况后,都给予帮忙,让小恒先入学,后补办户口。“我很感谢学校让孩子读完小学和初中,但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,中考涉及统招,没有户口根本没法报名。”熊兴恒说,为了孩子户口的事情,他咨询过老家的公安部门。由于他和孩子的母亲没领结婚证,而且无法提供出生证,这种情况下要落户的唯一办法,就是一家三口做亲子鉴定。熊兴恒辗转拿到了涂方梅的电话,“因为孩子学业紧,我给他妈打了好多电话,希望她来福州做鉴定,但她都不愿意来”。

  小恒母亲:已在重庆成家生子

  十多年来,熊兴恒靠做装修工独自一人带大小恒,个中滋味,只有自己知道。让他欣慰的是,小恒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也很懂事。对于只有小学毕业的他来说,他最希望孩子能通过读书改变命运。

  记者也电话联系了小恒的母亲涂方梅。她说,当年她离开福州回重庆不久,就和第一任丈夫离婚,此后又一次结婚生子。如今孩子7岁了,她不仅要照顾孩子,还有双方的老人需要负担,抽不出时间来福州。“现任丈夫也不同意我去福州。”涂方梅说,她和现任丈夫都担心,一旦来福州,熊兴恒和小恒便会让她留下来生活,到时她便难以抉择。

  小恒就读的学校,目前也正在极力争取让他能报名参加中考,目前已经递交了多份申请报告给教育部门。不过学校负责人坦承,即便这次能帮小恒特事特办,以后他还面临高考报名难题,那就不是本地教育部门所能解决的,所以还是要想尽办法让小恒尽快落户。

  面对可能无法参加中考的难题,小恒情绪确实显得很低落,但他对记者说,“她可能也有自己的苦衷,我不怪她。只希望妈妈回来帮帮我,我想继续读书。”